一个脑洞01

*燕蛇注意*

*架空*

*人工智能燕 x 天才理工蛇*

/cast 瞎几把乱写

从来没摸过这么长的脑洞,能不能写完全看缘分……

逼逼了一整章,其实都在写无剑

 

烈日当头,四辆敞篷军用吉普排成整齐的序列在公路上行驶。道路两侧一望无际的沙海不断被车队甩在身后。三个学生模样的青年男女挤在吉普的后座,他们系着安全带,身着统一军事制服,初入沙漠的新鲜感尚未在眼底消退。靠窗的那个家伙更是如同患了多动症,扛着带队教官可怕的目光,不住将脑袋伸到车窗外打量。

 

尽管戴着巨大的墨镜,裹着厚厚的防风围巾,无剑仍然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细小沙粒。粗粝的质感裹在风里,一波接一波打在她的脸上。但此刻的少女却无暇顾及这些,硕大的墨色镜片上勾勒出地平彼端渐渐浮现的建筑剪影。少女有些激动地挺直身体,却因为教官的管束不敢明目张胆将身子探出车外。行驶中的轮胎陡然压过路面堆砌的沙丘,车身剧烈地摇晃起来。无剑抓住身旁的扶手,伸长了脖子眺望前方。

 

烈日之下庞大的圆形建筑群巍峨而沉默。随着车身的行进,这座漆黑的半军事化基地正缓慢变化着角度,一点一点展现在众人面前。“毒牙”的特殊之处在于,这样一所负责人工智能与生物电子工程的国家级科研基地,同时也是一座人工智能衍化史的展览馆。而它的开放时间,一年只有两次,获取参观权限的途径更是少得有些苛刻。固然接受体制内部或官方高层的引荐是为其中之一,但无剑却并没有这样的人脉。她所就读的学校是全国少数几所拥有纯正军事背景的大学,相关专业的学生入学达到两年即可提交申请,完成一系列复杂的测试与筛选之后就能获得参观“毒牙”的资格。

 

今年被送到这里的学生有五批。无剑踩着展览窗口的最后一天,终于踏进了这座只在教科书里见过的基地。

 

“开了这么长一路,可算到了。”多动症一边走一边伸个懒腰,与其他三辆车上下来的学生汇合到一起。“我说,领队在哪儿呢?”

 

“听说会在安检这边——喏,那不就是了吗。”

 

无剑循声望去,套着军绿制服的年轻人正同几个学长招呼着往这边跑。许是太阳底下等了太久的缘故,那张被挡在黑框眼镜下的脸显得有些蔫吧。

 

“我说你还真是厉害啊,竟然真的被你申请到毒牙的实习?”

 

“说什么厉害,也就是当个导游而已,过了这几天就回学校……”一路小跑过来的青年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摘下眼镜拿衣襟抹了把汗,又顺手理了理跑乱的黑发,转而看向几位低年级的学生,“你们好,我就是这次的领队。接下来的游览我会为各位进行讲解。”公式化的自我介绍显得尤为简短。青年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如你们所见,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参观途中如果有什么想要额外知道的,或者对讲解内容不理解的,都可以直接问我,千万不要客气。”

 

“哦,带了四天的队,倒是很有底气嘛!”未等几个低年生答话,方才与领队打招呼的学长便大力拍了拍他的肩膀,戴眼镜的青年肉眼可见地踉跄了一下。

 

“怎么说也是工作,当然要认真对待了。”领队艰难地动了动胳膊,不着痕迹的往低年级那边站了些。“总之,先过安检吧。”

 

 

“我想你们在相关的资料上应该也读到过,毒牙最初并不是作为半军事化基地而存在的。”领队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或许是因为身处展览区,安检完毕进入正门之后就没有见到多少工作人员。

 

“事实上,这整个基地,都是围绕着一个私人研究所扩建而成。自然,如今的面积与当时已不可同日而语。而现在‘毒牙’基地中进行的许多项目,都是根据研究所内部流传下的资料展开的。虽然并不能告诉你们这间研究所具体位于基地的哪个区域,但是其所有者的资料却是对外公开的。”

 

领队在前方侃侃而谈,看得出经过几日的锻炼,这段介绍在他脑子里已是倒背如流。然而无剑的目光却被其他东西吸引了。展览大厅的一侧播放着无声的立体影像,穿过那层光效,一个高高瘦瘦的影子拐进了文本陈列区的书架之间。

 

“那边就是我们接下来要参观的地方。”无剑意识到领队所言正是自己走神的方向,她转过头,正巧见到青年对她笑了笑。


“里面陈放的是毒牙的最后一任所有者——灵蛇,以及其家族的历史资料。另外也包括一些已经对外公布的,由灵蛇本人完成的研究项目。嘛,展方是觉得在正式参观整个展区前应该先向你们介绍一下大部分展品的贡献者。感兴趣的话,里面也提供相册一类的图片资料。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大家可以在这个展厅自由活动。另外,文本陈列区的资料虽然都是复印件,但还是请各位轻拿轻放。”

 


—————————————————————————————————————


 

灵蛇16岁的时候,制造了第一个属于他的人工智能。

 

银发的青年睁开一双赤色的眼,初次受理图像反馈的处理器安静无声地运作。而它的面前,身高刚及自己肩膀的少年面目稚嫩,眉眼里却透着严肃。


金发的小孩儿仰着头,瞪着一双松石绿的眸子,自下而上审视着这个耗费自己三年心血的造物。

 

“运行预设人格:飞燕。”

 

清亮的嗓音在室内荡开。青年眼中骤然亮起一丝光芒----那是写在“飞燕”这个人格中的模拟情绪。机械的嘴角微微提起,同样回以一道好听的声音:

 

“灵蛇尊上。”

 

少年的胸腔被成就感溢满了。

 

灵蛇是个天才,即便尚未声名鹊起,但凡认识他的人都如此确信。血液里流淌着优秀的军事家族基因,自小接受精英教育,少年老成的性格,如今更是独立制造出了属于自己的人工智能----哪怕只是最为普及的家用型。如此种种,无一不彰显着那条所谓天之骄子的道路,已经在这个年仅16岁的少年面前铺就开来。与之相较,为自己冠以“尊上”这样稍显中二的称谓,好像也算不得什么需要细究的事了。未及弱冠的少年,终究还有那么一星半点的孩童心性尚未泯灭。

 


房间里一阵静谧,并未接到后续指令的飞燕注视着眼前这个将它激活的少年。细看之下,那对红瞳深处的纹理如同镜头对焦般收缩了一瞬,处理器上接收的细节顿时清晰到无以复加:微微放大的瞳孔,隐隐紧绷的嘴角,因咬住牙关而细小颤动的面部肌肉,甚至是稍显急促的呼吸----他的处理器不断运转,直至一条结论跳出来:尽管并不明显,面前这个人类所呈现的,的确是名为“激动”的情绪。于是机器人眨眼了眨,内置快门无声无息地捕捉了“飞燕”出生以来的第一个画面。

 


  ————————————————————————————————————


 

“这就是他的第一个人工智能?完全看不清脸啊……” 无剑的声音略带失落。彼时她正与同伴聚在厚重的书架间,几个脑袋凑在一起小声嘀咕。

 

“难得找到一张照片,竟然拍得这么模糊。”

 

“好像是不小心拍进去的,一般情况下也不会专门给家用机器人拍照吧。”


几个人又对着相册间掉出的黑白照片研究了一会儿。然而这片尚未成型的沉思飞快地被人打破了。

 

“话说回来,第一台机器就做成了成年人的体型?天才的脑回路就是不一样。要我说,应该给自己做个听话的小弟才对嘛!就算不是小弟,至少也要当个玩伴!”

 

怎么看都是你这样的想法比较少见吧……无剑在心中默默想到。


“16岁的你造不出人工智能。”说话的男生有着一头相当温柔的细碎金发,一开口却毫不犹豫打碎了同伴的妄想。只见他将翻到头的相册轻轻合上准备物归原位。然而一抬头,天生个矮的男孩对着高耸林立的书架徒然升起一股望洋兴叹的心情。

 

“不要说得这么直白嘛,太残忍啦!”幻想破碎的家伙倒是相当熟练,一边抱怨一边从他手里抽走相册,稍稍踮脚将其塞回书架最顶层。

 

站在一旁目睹全程的无剑,忽然就想起了相册扉页上卷发的少年与那张旧照片里颀长的身影。


少女的思绪里飞快地掠过了什么。

 

“高个子,好像的确很方便啊……”

 

 

 

 

 

TBC

 







16岁的尊上,因为个子矮,所以给自己造了一个特别高的,十分听话的小弟。

评论(3)
热度(44)

© Sakeb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