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脑洞02

*燕蛇注意*

*人工智能燕 x 天才理工蛇*

/cast 瞎几把乱写

摸鱼靠缘分



灵蛇的脸色不妙。

 

这是飞燕顶着那双堪比高倍显微镜的人造眼球观察之后得出的结论。自打激活以来,它第一次在灵蛇脸上见到名为恼怒的情绪。已经学习了整整一周的机器人飞快地更新着属于主人的面部数据库,并试图如往常一样接过灵蛇的外套和背包。可灵蛇却避开了迎上前的青年。少年气鼓鼓地径直走进房间,啪地一声将门重重关上。

 

被留在客厅的机器人有些茫然,他的数据库中并没有应对这种情况的记录。

 

 

灵蛇暂时没有心情去实验室。他打开电脑接入网络,一页一页浏览这几天的新闻。扔在一旁的手机震动了两声,灵蛇瞟一眼来信,果断将其屏幕朝下扣在桌上。可惜的是,对方显然已经料到灵蛇的置之不理。没过多久,电脑窗口的右下角就跳出了一二三四五六封新邮件提示。灵蛇被烦得不行,手腕一甩,唰地将鼠标移过去。

 

邮件里附着一张双人照片——看起来文质彬彬的黑发少年身后站着一个五官张扬的年轻人,而灵蛇只消一眼就能断定:那是一个人工智能。

 

发件人是玉箫,正是照片里那位与灵蛇年纪相仿的少年。

 

玉箫的父辈是生物医学领域的佼佼者,有别于灵蛇家涉及的电子机械工程。常年以来,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家族分别在自己的领域里独占鳌头。然而短短数十年,人工智能的飞速发展横跨无数领域,无可避免地将两个专业捆绑在一起。年轻的继承人从小就确立了彼此的竞争对手。神童、天才这样的名声,也从不单指灵蛇一人。

 

他和玉箫本是同辈,从小到大难免被拉到一起当作比较。入学以后竞争更加激烈,就连跳级都一前一后不分伯仲。奈何玉箫比灵蛇小了一岁,靠着年龄优势,隐隐间总是压他一头。16岁的少年凭自己的本事做出了一台人工智能,从软件编写到硬件组装无一不是灵蛇亲手包办。他自认论编程论电路,这个医学世家的小子捣鼓出来的玩意儿绝对无法超越自己。然而从仿生材料和生物外观而言,屏幕上这台眉眼里写满了嚣张跋扈的机器人,的确要比飞燕精致了不止一星半点。

 

幼稚!

 

灵蛇对这份赤裸裸的炫耀嗤之以鼻。浑然不记得一周之前,他也曾将刚做好的飞燕带到对方面前耀武扬威。尽管平日在人前,灵蛇总是显出一副不以为然的姿态,但今日听见导师谈论玉箫时,他的心情仍旧变得十分不美丽——分明是自己的研发速度比玉箫快一周,可在常人眼里,玉箫的成就却比灵蛇早了一年。

 

“徒有其表!”

 

四个字一个标点被狠狠敲进回信栏。临发送前,句末那个激烈的叹号又被改成一个冷漠的句点。接着,灵蛇十分果断地将六封邮件统统拖进垃圾箱。

 

人工智能这个领域里他向来不擅长生物工程学,但是被玉箫压住一头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的。想到此处,在房间里窝了一下午的灵蛇终于决定迈出大门,回到实验室去。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飞燕十分无辜地被灵蛇关在门外。当然,作为最普通的家用机器人,它的程序里并没有“无辜”这样的概念。青年只是带着担忧的表情立在原地,久久地面对紧闭的房门。

 

若是按照人类的标准计算,此时的飞燕不过是个一周大小的新生儿。它拥有完整的逻辑思维与学习能力,却没有足够的时间对他的“家长”进行观察和分析。飞燕翻遍了以“灵蛇”二字命名的存档。内部资料对现状毫无帮助,反而让其充分领悟了“匮乏”这个词的真意。于是机器人暂时中止了人格模拟,面上的担忧瞬间被漠然取代。它自动接入网络,键入几个关键词,开始如同海绵吸水一般汲取信息。

 

 

 

“你在做什么?”

 

灵蛇走进实验室时,飞燕正套着不知哪里翻来的绿色围裙,试图将一盒规整完毕的透镜放回实验柜顶层。那些平日里摆放在房间各处的仪器和材料,全都被满满当当、整整齐齐地码放在柜子里——甚至包括最高的那一层。

 

“灵蛇尊上。”机器人转过头同他打了个招呼,灵蛇的出现令它找回了一些往日既定的行为模式,“如您所见,我在整理实验室。”

 

“谁让你这么干?”

 

他自认这间实验室顶多只能算散乱。何况大部分东西都依照灵蛇的习惯摆放,闭着眼睛也能摸到手里来。如今却被飞燕悉数挪了位置。偌大的实验室,林林总总几百来件工具,更遑论那些大大小小的实验器械,陌生的陈设叫他从何找起?但此时熟练度为零的飞燕尚未掌握揣摩灵蛇内心的能力。那双深红的眸子只是全然映着灵蛇的身影,目光里甚至闪烁着一丝希冀。

 

“整洁的环境能够提升人类的舒适度,我认为您见到干净的实验室之后心情会好一些。”

 

可惜灵蛇相当清楚,青年的满面诚恳不过是内置芯片模拟出的表情,这样的认知让他的心情更加糟糕。他憋了一肚子火,少年人清秀的眉头蹙在一起,平日积攒的修养再也压不住言辞里的尖锐。

 

“滚出去。”

 

机器人不明所以地偏了偏脑袋——这样的指令同它预设的情景大相径庭。尽管如此,飞燕还是顺从地迈开步子,朝着灵蛇身后的大门走去。

 

“我不喜欢有人随意动我的东西。今后没有我的允许,这间实验室无论乱成什么样,你都不许整理。”

 

运行中的家用机器人忽然停下来,这条命令显然与它的功能模式产生了冲突。刚刚上任没多久的中央处理器只得将家用程序一道一道地筛选,然后将新指令调整至最优先级。在这个短暂的过程中,庞大的工作量甚至让飞燕一度被模拟情感包裹的面部表情出现了一瞬的空白。机械最本能的反应落在灵蛇眼底,他忽然怔住。在那个短暂的瞬间里,剥离了“人类”外壳的飞燕,茫然的眼中没有任何温度。这样的冰冷却刺中了灵蛇,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他在迁怒。

 

迁怒一台既没有感情,也没有自我认知的机器。

 

灵蛇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等一下。” 回过神的少年叫住已经迈出门槛的机器人,“把书房里所有仿生科技的书搬来,然后过来告诉我每样工具摆在哪里。”

 

“我知道了。”

 

重新获得指令的青年笑逐颜开。

 

 

 

—————————————————————————————————————

 

 

 

“对不起!我没看路!”

 

只顾仰头浏览书架上的文献,独自一人逛到展厅深处的无剑不小心与人撞了个满怀。少女赶忙低头道歉,接着紧张地抬起头来,试图观察自己的受害者。

 

“咦?你是刚才安检时见到的那位?”

 

高瘦的青年居高临下望着她,只是那张过分白皙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方才在安检口,便是由他挨个审核了这群参观者的证件。无剑还想开口多说两句以表歉意,却看见青年猩黄的右眼里骤然亮起一束红芒。

 

“噫——!?”这副诡异的景象令少女无措地后退,迷茫中带着一丝震惊。

 

“怎么了?”许是无剑的叫声惊动了旁人,领队的身影很快出现在视野里。

 

无剑飞速撤退至同伴身边,不可置信地指向面前的青年,“他难道、是人工智能吗?”

 

走到近前的领队看清了少女所指的人物,随即笑出声,“怎么可能,当然不是了。在毒牙内部使用人工智能,岂不是贼喊捉贼么。”

 

最初的惊讶过后,稍稍冷静下来的无剑还是有些不相信,“可是之前还在安检那边见过他,刚才在大厅的时候,我也看到他拐进这里来了。”

 

“安检那边吗?那是另外一台呀。你来这边看。”领队说着绕道青年身后,拨开那头乌黑的长发。而青年却像没有发现领队的存在一般,无动于衷地立在原地。无剑奇怪地瞧了他一眼,也绕到领队旁边。只见青年苍白的后颈上印着一道条形码,下面写着一串细小的编号:“SS034“。

 

“这些家伙都是灵蛇制造出来的战斗型机器人,并没有智能,只能接受预设编程和远程遥控。”

 

“那不是很危险吗?”刚刚了解到青年的本质,新的信息又让无剑有些难以消化。

 

“战斗功能当然已经全部解除了。毕竟是二十多年前的产物,投放到战场上未免太落伍了。”领队说着,却是将机器人的黑发仔细理好,“不过它们本身具有的防卫模式经过改良,如今还尚在运作。例如刚才经过安检的时候,被检查的不止是证件,这些家伙对你们本身也进行了扫描,以确保进入这个设施的都是真正的人类。”

 

“原来是这样……”无剑看着领队为青年整理头发的模样有些出神,“那么它在这里,是为了继续扫描我们吗?”

 

“它的确会扫描建筑内部遇见的每一个人,不过出现在这里可能是为了清点展品。毕竟今天是展区开放的最后一天,安保部门今晚大约想早些收工。”

 

仿佛是为了印证领队的话,青年眼中的红光黯淡下去。它机械地转过头,将双目对准高高的书架。无剑知道机器人的扫描系统已经再次启动,只不过这次它扫描的是这一面书架上文献的数量。放下心的少女很快就被机械光滑白嫩的仿生皮肤吸引,大胆地伸手摸向其裸露在外的小臂——竟然连手感都很棒,如果有温度,恐怕就与真人的皮肤别无二致了。

 

“就战斗机器人而言,它做得也太过精致了。”如果在实战中损坏了,该浪费掉多少钱啊……小康家庭出生的娃在感慨之余,又难免替制作者感到肉疼,“那位灵蛇难道是个完美主义者么?”

 

“这个…说不定是这样呢。”

 

 

 

 

 

 

TBC

 








此处怎会如此凌乱,您能否整理一下_(:3」∠)_

评论(4)
热度(39)

© Sakeb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