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脑洞03

*燕蛇注意*

*人工智能燕 x 天才理工蛇*

/cast 瞎几把乱打

/cast 瞎几把乱OOC




入秋之后天气也变得不稳定。自打家用机器人越来越上道,灵蛇就甚少关心这些事。未曾想上午还是朗朗晴空,转眼就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他站在会场门口习惯性地等了一会,才蓦然想起今日出门没带着飞燕,自然也不会有人为他撑伞。

 

身后的剧场里,最新一代人工智能的发布会尚未结束,其中囊括的技术项目灵蛇也有一份。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在行业里声名渐起,为了避开会后那些麻烦的寒暄与纠缠,灵蛇本想着提早离开——他有些想念飞燕煮的咖啡了。

 

灵蛇的项目两年前便开始理论研究,半年后投入实际操作。临到会前一个月恰是最为繁忙的收官阶段。然而为此加班加点的却不止他一人。灵蛇的通宵倾向日渐显露,掌管家中咖啡存货的飞燕如临大敌。当灵蛇连续三天在凌晨四点躺下时,机器人无法继续视而不见了。

 

 

 

“灵蛇尊上,您该休息了。”

 

凌晨一点,实干派的灵蛇正被枯燥繁琐的文字报告折腾得头疼。面对飞燕的催促,他甚至连眼皮都未抬一下。

 

“把提醒关了。”

 

飞燕乖乖地闭上嘴。然而关闭语音显然不能打消机器人锲而不舍的劲头。它并未同往常一般离开实验室,而是默默地站到角落,一语不发地朝着不知疲惫的人投放欲言又止的目光。

 

显示器右下角的时间渐渐走到三点,灵蛇就这么旁若无人地顶着两道近乎实质的视线在键盘上敲打了两个小时。终于,报告暂时告一段落。灵蛇闭上眼,捏了捏酸胀的鼻梁,准备跟盯了自己两小时的飞燕算算账。

 

“哼,懂得钻空子了?”灵蛇没有回头,他的手指滑动滚轮,粗略地检查着写下的段落,“检查一遍你的程序,把漏洞给我修了。”

 

解除了注视姿态的机器人微微抬起头,随着其内部程序进入自检模式,飞燕凝实的目光变得有些呆滞。如芒在背的视线终于消停了,稍作休息的灵蛇双手摸上键盘,正要继续工作,机器人的声音却再次响起来。

 

“您在损耗自己的身体,而属下的编程并不允许我袖手旁观。”

 

灵蛇索性合上电脑,将椅子转向身后,一双松石绿的眸子平静地看着飞燕。青年薄唇微抿,垂下的嘴角显得有些倔。几年间的相处让灵蛇对机器人的“小把戏”了若指掌,这些细小的情绪,哪怕对飞燕来说只是徒增负荷,却也着实令善于观察的灵蛇得到了那么一点乐趣。

 

“我若执意继续,你又当如何?”

 

“……”

 

短暂的沉默之后,飞燕以行动回答了他。

 

灵蛇被抱起来的时候有些懵。他隐约记得,当年自己一时兴起,将“飞燕”的人格拍板成了忠实听话的小跟班。哪怕人工智能拥有自我学习与适应的能力,灵蛇也觉得飞燕远不至于衍化出这种保姆一般的行为模式……

 

是少年时的不成熟导致编码出现了偏差?还是这几年为了迎合自己的生活习惯……不,他宁愿相信是前者。

 

“恕属下僭越。”

 

回过神来的灵蛇人在卧室。他的确是累了才会闲着心跟机器人说话。虽然这个操作方式跟他料想的不大一样,但出于对工作质量的考虑,灵蛇也没有勉强自己通宵的习惯——嗯,最晚也不过四点而已。将今日的文字成果丢给飞燕校对,自顾自睡下的灵蛇却在次日上午,被跟了自己七八年的机器人刷新了认知。

 

 

 

“这是什么?”

 

“是尊上的研究报告。”飞燕老老实实地回答。

 

灵蛇的电脑桌面摊着一份文档,他读过那些密密麻麻的段落,的确是自己昨夜的手笔。然而要说有哪里不同,报告的最下边竟无故多出了两页?

 

“那是属下昨夜完成的内容。”飞燕端着咖啡壶,套着小围裙,乖乖地立在灵蛇旁边,“我计算了您目前的工作进度,以一月为限,剩余的工作量会严重影响您的正常作息。”

 

刚睡醒的灵蛇面色尚且算是镇静,他微微蹙起眉,坐在桌前细细读起那两页报告。

 

灵蛇很清楚十六岁的自己做出来的人工智能是个什么水平。因此几年间他仅是将飞燕作为一台普通的家用机器人差遣。偶尔来实验室打打下手,或是处理一些简单的文字资料——家用型终究是家用型。除却最初写入的逻辑程式和各种大小不一的补丁,灵蛇不曾为它添加任何职能范畴以外的功能。他对飞燕的期望也并未随着年龄有所增长——至少,在今天之前灵蛇是这样想的。

 

而如今读完这短短两页,灵蛇一时竟挑不出什么问题。报告中的内容详实,一些细节更是只有参与研发者才知道。而这寥寥数千字在遣词造句上也刻意模仿了灵蛇的写作习惯。

 

是了,飞燕整理过那么多属于灵蛇的文稿,旁观过无数次灵蛇的实验,又怎么会办不到呢。

 

灵蛇脑中转过思绪无数,仿佛稍不留神,这台机器人就要骑到他头上来。

 

可他垂眸盯着那篇报告,又找不出一丝一毫可以否决飞燕的理由。

 

 

 

雨水坠在地面的声音愈发地响,在会场门口等了半天的灵蛇非但未能盼到雨停,眼看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他的车在几百米开外的停车场,散场的时候未到,门口泊车的侍者也不知所踪。灵蛇的目光穿过蒙蒙雨幕,想起他是为了什么而将那个越来越聪明的机器人留在家里。

 

 

 

飞燕不知疲惫,也不需要睡眠,它顺理成章地承担起了灵蛇的一部分工作。当灵蛇的生物钟终于被扳回正轨,忙碌的收官阶段也进入尾声。然而到了发布会当天的清晨,连轴运作了多日的飞燕竟然因为忘记充能而进入了低电量模式。它的能源储存器有些过时,无法像最新的仿生机器人那样离开电源长期活动。

 

再三表达了无法与灵蛇同去的歉意之后,面色呆滞的飞燕将自己一点一点挪回房间。枯竭的能源让向来行动精确的机器人四肢都有些颤悠。它挨着墙壁席地而坐,在脑袋后边扒拉了一会儿,高高束起的马尾里一根与发色相差无几的能源线被抽了出来。飞燕就这么靠着墙壁“睡”了过去。

 

 

 

身后的会场传出一阵喧闹,散场的人陆陆续续涌出来。灵蛇伫立在门口的身影吸引了不少视线,然而此时的他却浑然未觉。灵蛇回忆着那个令自己和飞燕忙碌了一整月的新成果,上边的每一个零件,每一寸仿生材料,都在他的脑海里被一样一样规划到飞燕身上。

 

沉思中他看见雨里走来一个长身玉立的青年。向来干净整洁的机器人裤脚沾着泥泞,一把黑色的雨伞撑在它头顶,另一把则被飞燕小心地收在怀里。擅自行动的家用机器人没有搭乘公共交通的权限,充电完毕的银发青年徒步走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来到灵蛇近前为他将伞撑开。

 

“灵蛇尊上,属下来晚了。”

 

这有别于时代的称谓令周围的人纷纷侧目。

 

看来需要更新换代的远不止那些过时的零件,灵蛇想道,还有这年少时随兴而起的产物。他不在意旁人的目光,却也不愿让飞燕继续运行那些现在看来如同玩笑的程序。

 

他接过飞燕递来的伞,淡声应了一句。

 

“走吧。”








TBC






您的飞燕熟练度:75%

这个燕只有理性没有感性,绝对忠诚又缺少敬畏,真是很难体现出灵蛇强势的一面_(:зゝ∠)_

评论(5)
热度(35)

© Sakeb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