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狗国庆不但没有假,还在期末的论文里挣扎……

总之就repo一下脑洞吧。

 

*傻燕 x 疯蛇*

稍微走一点原作路线。

 

江湖上包括灵蛇在内都以为飞燕已死。灵蛇练功走火入魔,虽然得到天下第一的名号,人却疯了。而飞燕因为头部重伤昏迷了挺久,醒来以后发现自己无法辨别旁人的模样。

 

大概就是一个除了灵蛇谁都认不出的燕,和一个看谁都像飞燕的蛇。

 

灵蛇虽然没有离开昆仑山,大部分时间里却是疯的。譬如某次无剑一行到来,因为人太多而见到了无数个飞燕,当即认为有人假扮爱徒,要同无剑动手。而山庄里的蛇侍基本都被他毁掉了,只留下一具所谓的真正的“飞燕”。

飞燕一路摸回昆仑,途中所见之人面目皆是模糊不清,声音听着也大同小异。哪怕是无剑这样曾经相熟的人站在面前也无从分辨,唯独对灵蛇印象十分清晰。

 

(无剑突然抢过脑洞摔在地上表示自己不想继续中枪。)

 

飞燕怀揣着唯恐认不出尊上的担忧和听闻西毒走火入魔的焦虑回到毒蛇山庄。看到面容清晰的灵蛇之后心才落回肚子里。并且在他看来尊上与以往并无不同,言谈之间条理清晰,丝毫没有走火入魔的样子。要说哪里比较让飞燕难受,大概就是自己重伤未归生死不明的这段日子对灵蛇好像没有任何影响。不过同毫发无损的尊上比起来,这些也都不重要了——直到第二天他瞧见灵蛇对着庄里的傀儡蛇侍喊飞燕,并且将原本应由自己去办的事吩咐给了蛇侍。(能够认出那是蛇侍是因为庄里除了他和灵蛇,其他人形生物对飞燕而言都没有脸。)

 

灵蛇这边,自从见谁都像飞燕以后就隐约意识到自己有问题。无奈疯的时间比较多,而每当理智短暂回笼又会想起飞燕已死这件事,有时甚至觉得倒不如继续疯着好。庄里的蛇侍也是半疯半醒间毁到差不多了,唯独剩下那么一个没舍得下手。疯了之后他就独居庄内极少出门,要是全毁了就见不着飞燕了。而飞燕回来的那一天灵蛇其实是没有注意到的,毕竟他看谁都是一张飞燕的脸。直到第二天,他依旧照常吩咐“飞燕”去寻草药,忽然察觉身后多了其他人的气息,转头一看竟然又是一个飞燕。而对灵蛇来说无论是疯还是清醒,他的认知里这世上都只能有一个飞燕。如果出现了第二个,疯蛇会将其当作冒牌货,理智蛇则会判断是有人入侵庄园。总之灵蛇就跟这个忽然冒出来的飞燕动手了……

 

(这只是个脑洞我真的没有想太多)

 

总之经历了一系列纠结之后灵蛇稍微开始有了好转。虽然仍旧看谁都像徒弟,但也隐约可以意识到有那么一个燕对他的态度是不一样的,从而分辨出真正的飞燕已经回来了。灵蛇知道自己的毛病,索性就除了飞燕不见外人。而飞燕则是仍旧脸盲,除了灵蛇谁也不认得谁也辨不出(同时也觉得没有必要)。于是俩人最后就隐居去了。

 

(不过他俩以前宅在昆仑山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跟隐居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至于疯蛇失手将傻燕打死什么的……这种BE我是不会承认的 (;へ:) 

 


评论(10)
热度(27)

© Sakeb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