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R.I.P.D电影AU

[绿红]R.I.P.D电影AU

配对: Hal Jordan/Barry Allen [说实话我觉得这文可以走粮食向了...]

分级: G



05

下午五点三十分,太阳贴着远处高楼的平顶,一点一点往下落。巴里习惯性的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准备一头闷回办公室。或许这是工作狂注定远离工作的一天,他前脚刚迈进门槛,后脚就被人叫住了。


“嘿,巴里!你住在西城区吗?”


被点到名,他把半个身子退回来,看见辛格主任站在办公区另一头,身后还跟了个小小的影子。


“没错,怎么了?”


“行了,黄金男孩,别管你那拿不到工资的加班了,今天早点回家,顺便把这小家伙送回去。”


巴里一头雾水的走到前厅,小个子女孩站在自家上司旁边,棕色的麻花辫,厚厚的酒瓶底,脸上还有小颗的雀斑。小姑娘百无聊赖的扫视着整个警察局,见到巴里却变脸似的露出一个笑容,一排明晃晃的牙套顿时闪瞎了他的眼。


“今天下午走丢的,她报的地址跟你家挺近。”


巴里张了张嘴,女孩儿已经飞快的站到他身边,想了想,又抬手拉住他的袖子。


“好了,下班吧。别让小姑娘和那对粗心的父母等太久。”


主任拍了拍他的肩,而后者还杵在原地。准备回家的同事们先后散去,巴里感受到袖子上轻轻的拉扯,他低下头,小姑娘甜甜地望着他。


“咱们能回家了吗?”



下班高峰的主干道就像一条堵塞的下水管道。哈尔坐在副驾驶上,三十多分钟前,旁边那个小警员认认真真给自己系上了安全带,甚至还贴心的拿来一罐苹果汁,而自从开上大路后,这辆车就彻底降到了龟爬的速度。


收音机里放着今日新闻。股票下滑,外交冲突,还有今早商业街的闹剧。装着未成年人的狭小空间迅速充满了各种负面信息,巴里明智的关掉了声源。


车子里气氛顿时变得有点闷,考虑到自己的外在形象,哈尔把吸管戳进彩色的软包装盒,装作感兴趣的吸了一口苹果汁,入口的液体除了凉,啥味道都没有。


一路上对方只是开口询问了那个哈尔编排出来的假地址,再加上几句安慰的言语,完全把他当作走失的十一岁女孩儿那样处理,这让哈尔憋的难受。他不适合拐弯抹角,也不想拖拖拉拉把这个假期前的短期任务弄成长线潜伏。事实上,他拿到档案袋的第一反应就是去了一趟巴里住的地方,把四周的住宅区检查了一遍,接着搭地铁-----他恨死这个了-----到警局门口蹲了两小时。中途收容所的车子来了一趟,他看见上午那个走失的菜鸟被两个警官押着往车上走。哈尔给盖挂了个电话,下班时刻即将来临的时候,他回忆着档案袋里的内容,决定迈进警局拯救这个可怜的工作狂。


“你看起来比上次见面高了不少。”


车流再一次停下了,而这次巴里的刹车似乎踩得有点急。巴里·科学青年·艾伦,此刻的内心就像哈尔手中的苹果汁,激烈的动荡着,拍打着薄薄的软包装外壳。


“我以为你会是她的女儿或者妹妹什么的……”


“看起来一点儿都没变,是吗?”


哈尔接口,满是一副劝导的语气。他希望旁边这位能看开点,毕竟他准备透露的内容只有这么多了。


“想想看,你都见过那样的怪物了,消灭它们的人当然也得有个酷炫的设定。”


“比如不会衰老之类的……”


巴里咕哝道。他打了一下方向盘,切进旁边的车道,提早做好拐弯的准备。


“这么多年,我以为那时候是自己做梦呢,我能知道救命恩人的名字吗?”


“哈洛娜。顺便一提,不用客气。”


事实上他说的是哈尔。


他习惯了,每次地面上的人这么问,他就回答自己叫做哈尔,然后任那个全知全能的高级宇宙把出口的音节硬生生拧成小姑娘一样的调调。好消息是,对方终于不再把他当作小姑娘了。


“哈洛娜……”巴里像是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你是为了今天早上商业街的事来的?你管他们叫什么?那些摄影机永远也拍不清的家伙……事实上,整整十六年……你是因为最近越来越频繁的破坏活动才出现的?”


他可真敏锐。


哈尔撇了撇嘴,虽然他的目标是那条链子,但是对方所说的内容确是这个任务得以存在的原因。


“你瞧,我向你保证过的,绝不把那些东西再带回你的生活,所以我只想尽快解决这件事。具体的不能透露太多,总而言之,你见过一条金色的链子吗?”


这态度显然不能叫人心甘情愿跟他合作。然而东西毕竟是对方的,在听到链子这个词的时候巴里就明白了对方的目的。他抿了抿唇,照实开口。


“是的,那条链子。你离开之后我在家门口捡到了它,我猜是从你身上掉出来的,但是你一直没回来拿。”


“所以你替我收了起来?”哈尔挑挑眉毛,庆幸事情进行的如此顺利。


前方不远处就是主干道的出口,载着两人的车子已经彻底停住了。而此时天已经全黑了,一眼望去前方的尾灯打出一片整齐的红色光斑。相比起开出市区的方向,道路的另一侧倒是车速正常,十分通畅。两朵刺眼的黄色光晕在远处亮起来,有人在城区里开启了远光灯------偶尔会见到那么一两个忘记切成近光灯的粗心驾驶。巴里皱了皱眉,把视线从光源上移开,车流仍旧没有动弹的意思,趁着这个空当,他认真地组织了一下语言。


“事实上,我是个鉴证科的警察,我带着警员证,每周至少收到一次遭到不明生物破坏的残骸,虽然它们通常很快就被没收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想帮忙,总得做点什么。我看得到它们,从电视上,从办公室里,从事故现场……那些东西并没有远离我的生活。”


哈尔盯着这么说的巴里,有那么一瞬间他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然而不等他开口,迎面而来的灯光变得强烈,几乎把背光的巴里勾成一个影子。左侧的车子受到某种重击,狠狠撞上驾驶坐的大门,连带着整个车身剧烈一晃。接踵而至的推力伴随着刺耳的摩擦声,装载着两位警员的车子被粗鲁的挤下了主干道。

 


-tbc-


评论(6)
热度(17)

© Sakeb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