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RoyJay]Smoke Signals

你能体会我前一天晚上看完这篇文,第二天法外就出fe的感受吗……_(:з」∠)_

SCREW YOUR FUTUREs!!!




Smoke Signals

by: HindsightHero

relationship: Roy Harper/Jason Todd

rating: PG-13

original link: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05316


简介:无论何时,当其中一根被点亮,它就成了一座发送求助信号的灯塔。



房间里充斥着陈旧的香烟气味,最重要的是,在Roy离开之前,这种味道还不存在。空气尚处在流通状态,烟味正不断地被过滤。这样烟雾缭绕的景象在一个按小时结算的汽车旅馆房间里是绝对不常见的。

 

Jason正一动不动地站在窗边。

“但愿你喜欢速食面条。”Roy一边说一边把7-11的便利袋搁在台子上,紧挨着那个由旅馆慷慨赞助的电热水壶,“他们只有这个了。”

Roy没必要问,他甚至没有必要抬起眼皮瞧上一眼,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是这么干了。

Jason的手肘撑着窗沿,身子探在外面。风刮起他嘴边的烟雾,掠过耸起的双肩,将它们带入这个不大的房间。当Roy移开目光之后,他才注意到床头柜上的玻璃杯里还飘着一截烟头。一支叼在嘴里,一支扔在杯子里……Jason的烟瘾没这么大。7-11便利店就在街边,而Roy离开的时间还没超过十分钟。显然,有些事情肯定不对劲了。

“所以…”他开了个头,“你想谈谈吗?”

换做一年前,他绝对会在这么开口问Jason之前就咬断自己的舌头。几个月前,Jason会为了这句话拔掉他的舌头。好吧,或许不是字面意义上的,但是Roy确信自己没有验证这件事的打算。

不过,情况在过去的一年里总归是有些变化的,而Roy也掌握了一些窍门。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角落里的那位独狼先生其实还挺愿意被人在乎的。这事说来有趣,他会抗拒,会无视,会为了逃避某些事情而溜之大吉,不过到头来,Jason也希望能有个听他说话的人。他只是喜欢那种知晓有人愿意聆听的感觉,仿佛那能叫人感到宽慰。Roy完全理解这种想法,只是他的做法跟Jason截然相反。曾经有那么一阵子,Roy宁可醉醺醺的向陌生人大声抱怨他的烦恼。后来他戒了酒,抱怨声变成了每一次与队友们挤在车里时的夸夸其谈。也就是说,到了最后,在听的人变得只剩下Jason。

但是红头罩更喜欢呆在室外,叼着烟,让尼古丁陪伴那些周而复始的,有关于自我怨恨的咆哮,又或是任何恰好在他脑中不断翻腾的烦恼。随着时间的推移,Roy开始将它们归纳成香烟讯号。当一根烟被点燃的瞬间,它就成了一座发送求助信号的灯塔。


Jason吐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将重心从一条腿转移到另一条,“今晚不太顺而已。”

“唔,好吧,跟我说说,刚才在便利店的时候我该再给你带包烟吗?”Roy挨着靠近窗户那侧的床沿坐下。他看着Jason又抽了一口烟,烟灰慢慢变长,一点橘黄色的微光缓缓靠近他的嘴唇。Roy等待着,安静地注视着白雾自他朋友的鼻间喷涌而出。

“不用。”Jason答道,终于转过身,把烟头扔进之前那个水杯里。他没关窗,直勾勾的看着Roy,“烟味影响到你了?”

Roy扬起眉毛,强忍着没有笑场。Jason对此回以一个白眼。

“我在试着体谅你这个蠢蛋。”

“真是太绅士了。”他调侃着拍了拍床垫,“赶紧体贴的坐下,然后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那只是说着玩儿的,是个用来帮助Jason放松的小伎俩,通常都挺管用。Jason会坐下来,然后他们会谈谈,而这从来都不是什么问题。他们以前就这么干过,在不计其数的酒店或者汽车旅馆的房间里,在许许多多的公园长椅上还有车子里。

然而今晚,因为某些原因,这成了一个难题。因为Jason没有像往常一样坐下来。他甚至没有露出一点能让气氛缓和下来的表情,他没有叹气也没有开始抱怨,他只是站在那里。

看着Roy。

整个人看起来都他妈的紧张兮兮。

“…Jay?”

“你之前说过一些事情。”那个人几近突兀的开了口,但在继续之前他又停顿了好一会儿,“…你经常提到类似的内容。”

Roy绞尽脑汁地回忆着任何他可能说过的糟糕内容。也许是某些玩笑开过了火,一瞬间他成了那个感到紧张的人。难道他搞砸了什么却没有意识到?那有时候的确会发生,他们曾就这个话题谈过几次。比如在Jason坐下来跟他谈之前,一个拿死亡打趣的蠢笑话换来了一整包抽光的香烟和一个单独的酒店客房。那是个糟糕的笑话。“那啥…唔…伙计你瞧,我很抱歉,如果我呃,如果我说了什么蠢话。你明白的?我知道我嘴上没把门,而且…好吧,有时候我不是很擅长把握自己的分寸,所以---”

“什么?”

Roy困惑地停下来,“…怎么?”

“你在说什么?”

“…你指的…是什么?”

Jason焦虑地再次换了个站姿,而Roy因为对方夹克上飘过来的烟味变得既紧张又兴奋。他回想起对方曾经叼在嘴里或捏在指间的骆驼牌烟草。事实上,Jason的手指闻起来几乎跟香烟没有分别。

比如上周,当Jason为了让他在任务中途保持安静而随意地伸出手,捂住他的嘴巴。

又或者再后来的那个晚上,在长途汽车上,Jason故技重施。

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天里Jason的烟抽的越来越多了。


“你…我是说…”他发出一声恼火的呻吟,然后摆了摆手,“算了,别管它。”

这次Roy不需要猜太久。

“噢。”他咬住嘴唇,感到有些如释重负,“…你介意那个?”

Jason耸肩,好像这就能当作回答似的。

不过他最终还是开口了:“就是诸如此类的事情,你最近提的越来越多了。”

“…那…你不喜欢这样?”Roy试着问了问。

“当然不!哦---操,我不是不喜欢。”他的言语变得混乱,Roy注视着Jason紧张的舔了舔嘴唇。

“所以,你喜欢?”他给了对方一点时间,然后尝试进一步的确认。

Jason只是吞咽了一下,脸色看起来相当的不舒服。“那是真的吗?”

Roy目瞪口呆。Jason像个五岁的小鬼一样把双手杵在口袋里。说实话他害怕Roy对他说不,告诉他这一切只不过是个谎言,事实上他讨厌这个家伙,好像自己真的能够有机可乘似的。

“天哪,这他妈的当然是真的!”他几乎是大声的喊了起来。“难道你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在想我留在这里就只是因为---因为我欠了你一条命?喔多谢你把我从监狱里救出来,让我给你当一年保镖接着我就走人?操你的当然不是,当我说我会为了你去挡子弹,那是因为我愿意拿我的命去换你的。所以当我告诉你对我而言你就是整个世界的时候,我是认真的。”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正巧对上同样瞪大了双眼的Jason,于是Roy眯起眼睛:“你是觉得自己不值得还是怎么着?”

Jason曾经暗示过很多次,事实上,已经多了到令人难以忽略的程度。

“我以为最初的一个月过后,你留下来多半是为了Kori…”他咕哝道。

很明显Jason并不情愿承认这一点,然而一股陌生的、掺杂着焦虑的愤怒,还是在Roy的胃里升腾起来,最终化作一声脱口而出的“什么?!”

Jason畏缩了。

“哥们儿!”Roy再次大声地喊道,“我们已经谈过多少次了?!”

Jason皱着眉移开了视线。

“我跟你一起坐在这个旅店的房间里,而不是Kori。我跟你一起搭过长途巴士,而不是Kori。我花了整整一周和你呆在一起,只有你!而我一点怨言都没有!”

“我明白我明白我明白。”Jason试图把对话结束在这里。他转过身,背朝Roy向那个电热水壶走去。

“不,很显然你并不明白,伙计!”他站起来,向前伸手一把抓住Jason的手腕。“也许你很难相信这个,但是对我来说你和Kori一样重要。”

Jason整个人都僵住了。“你说的没错,Harper,我不信。”他试图让自己听起来冷漠而不近人情,试图终结这场对话。Roy知道这一点,但他不打算就这么放手。

“我不知道你脑壳里是怎么想的,Jay!我的意思是,如果我认为亲吻你那张操蛋的满是烟味的嘴巴能够证明这个的话,我会毫不犹豫那么干的!”他不顾一切的抓紧Jason的手腕,然后Roy注意到了某些事情。

Jason的脸色再一次变得苍白。

跟之前那种不舒服的,坐立不安又紧张兮兮的状态如出一辙。

于是他意识到了,或许,只是或许,这个点子会行得通。


Roy不记得上一次亲吻一个吸烟的家伙是什么样子了。一定不是站在一个按小时计价的汽车旅馆里,而那个抽烟的家伙闻起来多半没有火药和古龙水的味道。那个人的吻里不会恰好带着这么多的如释重负,不会有开裂的嘴唇和不知道往哪放的双手,而那个吸烟的人对于他而言绝对无法代替整个世界。

但是这个家伙可以,而Roy觉得对方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




-END-







评论
热度(36)

© Sakeb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