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R.I.P.D电影AU

[绿红]R.I.P.D电影AU

配对: Hal Jordan/Barry Allen

分级: G

 

01

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工作日下午,巴里却少见的没有泡在实验室里。事实上,警局的罪证实验室被封锁了,面色严肃的CIA在他的工作间里进进出出,搬走大箱大箱的证物,而他却呆在同事的椅子上无事可做。就在5分钟前,他写到一半的分析报告被没收了,如果不是辛格主任赶来跟他打了招呼,巴里大概以为警局正准备裁掉自己。

“上头规定这事不能外传,看这架势肯定又跟‘那些’东西有关。”

“而我猜你不会因为这些就放弃调查,对吗?”

“当然。”佩蒂把盛满温水的杯子跟饼干一起放在巴里面前,“抱歉啦,只替你救出这个。”

巴里道了声谢,端起属于自己的杯子送到嘴边。他为这些最终被收缴的证物白忙活了一上午,水都没顾上喝,更别提午餐。

“往好处想想,至少你今天不用加班了。”贝蒂拍拍他的肩,“说实话巴里,在看到这些之后,你仍然不相信那些怪物的传说是真的?”

最后一个拿着箱子的家伙消失在楼梯口,巴里抿了抿嘴唇。

“我只是认为,他们禁止我们查这些东西肯定有合理的原因。”

 

法证官不需要出外勤,但是巴里知道偶尔会有那么一些案子,现场的人证物证在抵达警局之前就通通不翼而飞。上头对此表示沉默,没有任何解释只是让他们对媒体封锁这些事。最初警署里有些人私下调查,但他们缺乏线索处处碰壁,只得无疾而终,佩蒂是唯一坚持到现在的人。

“我不明白,我们是警察,不是记者,如果上头不乐意没人会把这些事情张扬出去,但那是属于我们的工作。”佩蒂咬着嘴唇,视线尾随着窗外那些扬长而去的黑色轿车,固执的眼睛里装着一抹不甘。

巴里从没问过佩蒂成为警察的原因,但他想那或多或少与城市里的“传说”有关。他离开椅子向着刚刚经受过一场洗劫的实验室走去。

“看样子已经结束了,你想进来看看么?如果还有什么能够侥幸逃过一劫,你可以把它们拿去调查。”

“谢啦巴里,你真是个好人。怎么样,暂时把那位梦中情人放到一边,来考虑考虑现实中的女朋友吧?”笑容代替了脸上的不甘,甚至拥有了调侃对方的好心情,佩蒂快步跟上巴里。能找到遗留证物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但这个姑娘的积极性从来不会轻易打消。

巴里弯了弯嘴角,这是他们交换情报中的一件事情,来自他童年的记忆,狰狞的怪物和救了他一命的小姑娘。那并不是什么梦中情人,但巴里却想不出更加恰当的解释。好在佩蒂的兴趣仅止于前者,而无论是怪物还是当初扎着麻花辫的救命恩人,巴里至今也只见过那么一面而已。


 

02

十岁的金发男孩儿抄了近路,他不该这么做的,但是天快黑了,而他得赶在洗衣店关门之前把拿错的衣服送回去,妈妈的蓝莓派正在家里呼唤他。

走大路的时间或许不够了,巴里一口气钻进横穿街区的小巷子。里面光线不太好,两道转头墙后面隔着饭馆和咖啡厅的厨房,食物的气味让他更饿了。他低着头一鼓作气向前冲去,没注意到前方的路障,紧接着就撞上一堵硬邦邦的东西。

“唔--------!”巴里跌坐在地面揉着额头看过去,惊恐的情绪瞬间从脚底涌上头顶。

他不知道那还算不算是一个“人”,对方的身高近乎他的两倍,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缝从肩膀一直延伸到肚脐,畸形的五官组成一张令人作呕的脸,庞大的身形像座小山那样横在他面前。

那个“人”被他撞了一下,挤出一个扭曲的笑脸,然后甩着脱臼的下巴冲他咆哮起来。巴里的两条腿僵在原地,爬不起来也不知道该逃向哪里,直到对方巨大的手掌向他拍过来,他才猛然一惊向后倒去,那些裂开的黑色指甲几乎擦到他的鼻梁。

然而被撕裂的并不是他的鼻子,对方抓住他胸前的书包带子用力一扯,编织物在悲鸣中断成两截。他被吓呆了,本能的抱起书包就向来时的大路跑。后来想想,巴里真不知道那天的自己算是走运还是倒霉。

他又被挡住了,就在离大街还有几步远的距离。然而这次的路障并不是什么庞然大物,对方看起来甚至只比他大了几岁。

“别挡在这,快跑!”身后沉重的脚步声敲得他心脏扑通直跳。巴里一把拉住那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绿裙子女孩儿向前冲,对方却顺势拽过他的手,毫不犹豫的拉着他一头钻回了巷子。

“等等,我们不能---------”巴里很快闭上嘴--------他们并没有原路返回,女孩儿带着他在七弯八拐的巷子里绕起了圈。身后的怪物紧追不放,吐字不清的嘴里暴躁的吼着什么,拳头在两旁的墙壁上留下一串深坑。

“看见那个巷口了吗!”女孩大喊道

“什-----------”他眼睛里全是棕色的卷发,根本看不清前面的路。

“钻进去!”

巴里来不及回答,他被一股大得不可思议的力气推了进去。里面是条死路,别说门了连个窗户都没有。他焦急的转过身,却看见女孩仍然站在巷子外面,手里竟然端着一把三角尺笔直的瞄准前方。那头怪物咆哮着冲到她面前,然后在一瞬间化作黑烟消失了。

巴里瞪大了眼睛,直到女孩儿走到他面前。他看着对方把那块神奇的三角尺别回腰间-------他十分确定那就是一把普通的三角尺,他在数学课上用过好多次了----------然后注意到面前打扮得如同书呆子的女生,她的嘴上甚至还戴着可笑的矫形牙套。

“嘿,你还好吗?”对方把手搭在他肩膀上,酒瓶底一样厚实的镜片背后双眼装满了关心。

巴里觉得自己大概是因为跑了太久才会满脸发热。他憋着脸,脑子里还没能完全消化刚才发生的一切,视线在对方的脸上和腰间的三角尺来来回回看了半天,最后挠挠脑袋念叨了一句谢谢。女孩有些意料之外的抬起眉毛,然后抬起另一只手扶住他的双肩------这时候巴里才注意到对方比他稍微高一些。

“听着,我知道这一切都叫人摸不着头脑,你害怕吗?”

巴里本能的想在女孩面前表现的勇敢些,却始终无法控制脸上惊慌不安的神色,只好抱紧了怀里的书包,紧紧盯着面前的人。

“那些…东西,它刚才想抢我的背包,它们还会再回来吗?”

“也许只是因为你拿错了属于他的衣服?”

巴里顺着对方的目光低下头,看见一只袖子从坏掉的背包里露出来。

“我知道你并不是故意的,”对方摸摸他的脑袋,声音变得郑重起来,这让巴里感觉怪怪的,“我可以替你把它还回去,然后我保证,保证那些东西再也不会回来了,好吗?”

巴里发现对方有一双令人安心的棕色眼睛,于是他点点头,让对方从怀里抽走那件衣服。女孩儿对他眨眨眼,用拳头撞了撞他的胳膊。

“来吧,我送你回家。”

 

-TBC-


评论
热度(12)
  1. MONDO for meSakeb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QUICK & GREEN

© Sakeby | Powered by LOFTER